蕤生

“follow my lead.”

生日快乐 少年。

对不起....还是之前的abo车我重发一遍......之前的被屏蔽了我怎么发也发不出去 有小可爱评论说看不到.... 不嫌弃的话可以看看.....真的....这个肉一点也不好吃.....

真的真的真的很对不起

当艾米丽幼化后!all医向

·杰克

事情起源于一个平凡的早晨。

“看我发现了什么~美丽的小姐~”在花园里的一边发现了独身一人的艾米丽后,杰克如往常一样,准备邀请她一同进餐。可是....今天的她,似乎有些不一样?

在上身后显得无比宽大的蔚蓝色制服、在布料里露出来的白皙小短腿、因幼化而变得有些婴儿肥的脸蛋,甚至是身上隐约传来的奶香,都让杰克惊愣不乙。

“艾艾艾艾米丽,你什么时候有孩子了?!”惊恐和绝望快从杰克的眼里溢了出来,绅士用手捂住嘴,竭力控制住颤抖的声音。

转身望着来人,艾米丽有些哭笑不得,但碍于自身孩童的形态,还不得不做做样子。

“杰克哥哥!”绽开耀眼的笑容,扑向了杰克带着玫瑰与红茶香气的怀抱里,“我我我我就是艾米丽啊!”

杰克差点失血过多昏死过去。

·裘克

“哈?伪绅士,你的意思是这个小东西就是医生?”裘克双腿翘在桌子上,除去不可思议以外,语气中还带有几分轻蔑。

杰克点点头。

监管者们面色凝重地再次把目光投向了艾米丽。年龄变小也同时意味着各方面的能力都大不如前,医术也好溜屠技巧也好,都已经退化到了无法参与到游戏的程度。而求生者阵营也会因为失去了唯一的奶妈而实力大不如前,所以经过一番商讨后,整个庄园暂时性取消了游戏这一设置。也就是说,双方进入了所谓的休战期。

接下来就是关于照顾艾米丽的问题了,按照业绩的顺序来排,第一个照顾她的是裘克。

这是裘克第一次对业绩第一的成绩感到懊恼。

“干嘛啦!”裘克不耐烦地停住脚步,瞪向身后不住拉扯自己衣角的小肉团。

“唔.......”艾米丽有些懵,这种胜似与撒娇的拟声词完全是这具身体自己凭借本能发出来的,与她本人可是毫无联系。令人意外的是,这副模样竟然真的打动了身前暴戾的小丑。

他蹲下身来,望着眼含泪光的艾米丽,难得的温柔下来刮了刮她的鼻子,艾米丽惊讶的差点能把下巴吃下去,她难以相信这个死番茄除了能够对推进器有一份柔情以外,还能有这样一面。

“别哭了,要是这么软弱,以后被人欺负怎么办?”他苦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腿,“不然的话,这就是后果,我也不想你也试试。”

裘克转了过去,把背对着艾米丽,“上来吧,告诉你,仅此一次。”她照做了,紧紧将身子贴着小丑宽大结实的后背,心不住地跳着。裘克生锈了的义肢在地上走着,摩擦地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地面并不平坦,他的步伐也因此一深一浅。

他感到受到背后好像有一片温热。艾米丽把头埋进裘克的后颈,抽泣着。“裘克,是不是如果那时有我在,你的腿也就不会断掉........”

裘克愣了愣,似乎没有想到身为求生者的立场却能对原本是敌人的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唇角勾了勾,心情竟然难得的愉悦了起来:“臭小鬼。”

·园丁

是求生者中第一个知道艾米丽变小的人,可因为怀疑监管者对她图谋不轨而差点拆掉所有地图里VIP室的椅子。

在被吐槽“那你的存在可是个bug啊!”以后被迫放弃。

在事后疯狂寻找着能够让艾米丽重回原样的药物,却在无意中看到了身处监管者营地的奶米丽而果断放弃了这个想法。

“幼化真是好文明!”当事人如是说道。


最后还是变回来啦XD

很喜欢的一篇,灵感来源靴子的一首歌,about me,真的巨好听。这篇也看看吧,因为没有明确cp向,所以打了双tag。

是鸽子文手的土味情话!梗来源@段枳 太太!他是神仙!!!!

困兽 (壹)

写在前面的话:一个系列,不算长,最近会发完,裘医向。是糖,中间会有车,请持续关注。如果可以的话那么黑喂狗↓


鞭子在干燥的空气中划出道道轨迹,伴随着抽落在地上的脆响的同时,地上升腾起一小股尘烟,在地下室微弱的阳光照射下显得格外惹眼。

“明天就是我们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一场演出,你他妈的给我上心点!要是明天有什么失误的话,你就给老子收拾东西滚蛋!”

团长给裘克留下的除了这句话,还有一只单轮车,随后扬长而去。

裘克选择性无视掉了自己身上还在渗血的无数细长伤口。在他试图使用单手撑地而产生的推力站起来时,他失败了。

右腿传来的撕裂般的痛觉迫使着他的视线向伤口处移去,被刮开的皮肤向外翻卷着,温热而粘稠的血液将皮与肉粘合在一起了一部分,因练习而产生的汗液已经冷却,顺着裘克的脸颊向下滑落的同时,很不凑巧的滴落在了伤口的部分。

汗水中的盐分在裸露的皮肤组织与血液中作用,痛与痒双重体感冲击着裘克的感官,以至于让他迅速放弃了站起来这个太过于不切实际的想法。

小丑坐在地上,永恒保持着虚伪微笑的面具被扔在一旁,肆意嘲笑着他的狼狈。

莫名的怒意挑逗着他,在裘克试图抬头伸手将那惹人生厌的东西彻底粉碎时,他的视线恰巧再次与那只遍布尖刺的独轮车相撞。

他低下头,狰狞的伤口如撒旦的爪牙伴随着绝望从深渊而来,无时不刻地在他耳边低语,提醒着明日的汇演他绝不会成功完成表演。

他当然知道啊。

与其说是无法完成表演,倒不如说是被团长扫地出门彻底的悲惨命运来的更让人清晰。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如同海上的烟云般,心中隐约的那种希望终究会来临的微弱预感被一点点蒸发。

微笑着的小丑,舞蹈着的小丑,支离破碎的小丑。

从踏入马戏团大门的一刻,言语意识全部被抹消了原本存在的意义。一张张人类的笑脸下的,却是丑恶的利己主义。

永恒的微笑,被精心安排好的一成不变的台词,为了他人欢笑而存在的愚蠢的拙劣舞蹈,全部如同深海中的陆生困兽一般。

明明看得到海面上柔和温暖的黄色阳光与随着波澜而打向深海处的蔚蓝光晕,却只能触碰到坚硬冰冷的有些生锈的铁笼。

期盼般望向上方的一派生机,在和空气与能看到海边绿色山峦的海面触手可及的地方,逐渐被榨干肺里那少的可怜的空气。

视线所及之处逐渐染上黑暗,大脑被海水灌入鼻腔时带来的窒息感蚕食,昏眩的感觉支配着早已放弃挣扎的四肢。海水的冰冷沁入了皮肤,变得僵硬而笨重的四肢在海水的波澜中起伏,那种奇异的漂浮感与在他脑海中感受到愈来愈柔和与温暖的海水融合在一起般,烙印下他在“活着”这一状态下里最后的记忆。

遗弃掉溺毙的灵魂,可怜的皮囊被华丽的衣裳装饰着,在舞台中央守着三三两两的看客不断地舞蹈。

他旋转着、 旋转着,失去知觉,四周的一切在旋转下变得扭曲甚至狰狞,脚底下传来的酸胀感被一次又一次忽视。

旋转下的世界,安静极了,甚至能够听到大脑中的脑髓在转动中传出的声音,血液在血管里流动发出的细微声响。

已经,够了啊。眼眶被温热染红,小丑透明的泪水从平日里总是弯曲着的眼角下滴落,像是断了线的昂贵珍珠手链,泪水从眼眶里不断分泌出来,逐渐浸湿了他棕色的衣衫。

裘克不断用手背擦拭着,十几年来的痛苦如山洪决堤般从心头滚滚而来,摧毁了以往使用微笑面具制造的假象,摧毁了用孤独搭建来的坚固防线。“噗...呜...呜啊...呜呜呜......”赤发少年将膝盖弯曲到一定程度,将头埋了进去,双臂环抱着自己,似乎这样就可以找到些许在母亲怀抱里的那种温暖与安心感。


说好的西幻pa bug多慎点 这是块大饼 估计不能一下子写完 大纲写好了 分三部分:暗夜 拂晓 黎明 接下来会写点短篇缓缓

狂宴(贰)R18
接上一篇续作,是车,不粗不长但是心血,作者的话最好看看。上一篇可见我LOFTER主页,感谢所有小红心小手手。

第一次码文 杰裘向 大概两篇码完 下一篇是车车XD 希望这篇能有点热度不至于打消我码肉的激情